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串串兒?胡同兒?——成都兒化音vs.北京兒化音丨語言學午餐

串串兒?胡同兒?——成都兒化音vs.北京兒化音丨語言學午餐

图片说明:串串兒?胡同兒?——成都兒化音vs.北京兒化音丨語言學午餐,。

提到京腔,相信大傢並不陌生,之前微博上就掀起過對於北京方言的熱烈討論。網友充分發揮瞭主觀能動性,參與瞭這場空耳“大戰”。例如——“胸是炒雞蛋”(西紅柿炒雞蛋)、“裝墊兒臺”(中央電視臺)、“王五井兒”(王府井),還有小編認為最搞笑的“大猴卵”(答案結果公佈,沒瞭解過的朋友可以現在猜一下)。單從給人的感受上來講,大部分北京人說話語速比較快,吞音現象十分嚴重,還有不得不提的兒化音。說到兒化音大傢都會聯想到北京方言,但其實兒化音並不是北京方言獨有的特征。在許多北方方言裡,日常生活中兒化音十分普遍,例如東北話。令人驚奇的是,成都方言作為西南官話的代表口音之一,也有地方色彩濃重的兒化音。比如你想吃飯瞭,我們可以一起去吃“串串兒” 。(圖片源自網絡)還可以一起“啃兔腦殼兒”。在街上碰到美女可以大喊一聲“幺妹兒你好乖”。(然後你可能就被當作流氓瞭雖然都是兒化音,成都方言裡的卻和京式的呈現瞭不同的規律,這種不同源自兒化對於韻母的影響。成都方言裡的兒化規則十分簡單,然而在北京方言中就很錯綜復雜瞭。在具體討論作用規律之前,小編先要指出兒化音和加“兒”字的不同。兒化音(rhotacization)作為一種語音現象,不是單純地在每一個字後面加上“兒”([])字,而是將[]看作是一個音節的後綴(suffix),當[]在音節末尾(syllable final)時,之前的韻母會隨之變化,變化後的韻母通常被稱作“兒化韻”,變化後的結果隻有一個音節。在一個字後面加上“兒”字隻是書寫習慣,用來表示兒化音,當你把“兒”挑出來單獨作為一個音節時,就不能算是單詞兒化瞭。也就是說,兒化音的先決條件是[]在一個音節的末尾。北京方言和成都方言的兒化音的差異具體就體現在瞭兒化韻上的差異。端木三老師的研究表明,理論上來講,成都方言的兒化韻有:[][][](其實就隻有一個)成都方言的兒化規律可以用一個詞概括,簡單粗暴!再來一個詞,還是簡單粗暴!你需要做的隻是保留兒化詞的聲母,把韻母去的幹幹凈凈,然而加上[]這個音就萬事大吉瞭。來我們舉兩個栗子——尖([tin55])要變成[t55](尖兒)船([tshun55])要變成[tsh55](船兒)系不系很簡單!然而北京方言的兒化規律就要復雜的多瞭。對於有的韻母來說,隻需加上兒化即可;然而對於另一些韻母來說,加上兒化後,原韻母可能要產生不小的變化。Jerry Lee Norman(羅傑瑞)認為,下圖基本可以概括有變化的北京兒化韻的可能情況。(註:許多學者會用[]來轉錄兒化。在Jerry Norman的分析下,er在陰平、陽平中部位比較高,是[];而在上聲,去聲中部位略低,是[]。為瞭方便起見,他用瞭[-]來表示。但大部分還是會寫成[],與syllabic的[]基本沒有區別,有些人也會用[]來表示。這裡為瞭簡單,我們就直接用大部分人采用的[])比如——蛋黃的黃:/xuɑ35/ -----> [xuɑ35](黃兒)門口的門: /mn35/ ----> [m35](門兒)魂魄的魂: /xun35/ ---->[xu35](魂兒)我們是怎麼得到這些變化後的兒化韻的呢?下面這幾條兒化規則告訴你答案。首先,要去掉沒有加[]之前作為音節末尾的/i/和/n/。比如牌子的牌,要從[phai35]變到[pha35];再比如盤子的盤,要從[phan35]變成[pha35]。是不是發現他們的結果長得都一樣!沒錯,大傢可以自己讀“牌兒”和“盤兒”感受一下。其次,對於-ng韻,大傢需要先把之前的元音鼻音化(nasalized),再去除後鼻音加上[]。比如,羊([iɑ35])要變成[iɑ35]。作為北方人的小編表示,很多南方同學的兒化音聽上去別扭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對於鼻音的把握,希望大傢記住一句話!前鼻音兒化沒鼻音,後鼻音兒化稍有鼻音。(就是這麼繞!來打我!)最後,去除/n/,/i/,//之後,大傢可以拿出手中的國際音標表和我一起看。如果[]之前還有特征有[+front]的元音,他們會被強大的“控制”,這時你就需要將你的舌頭稍微向口腔中心移一點就可以啦(front vowel centralized)。但是如果有特征[+back]的元音,註意不要向口腔中心移,否則你的“柱兒”就會發的像“墜兒”瞭!下面是Jerry Norman的書Chinese裡面的幾條規則,抽象概括瞭上文的幾段話,同學們可以看過來——原來的-i和-n韻尾失落 (The syllabic endings /i/ and /n/ are deleted.)前元音央化 (Front vowels become centralized.)(註:央化就是之前提到的舌頭向口腔中心的稍微移動)原來的 -ng韻尾和-r合成鼻化卷舌元音 (Final // will be deleted and the preceding vowel is nasalized)比如我們來看這個“丁”字/ti55/。它有後鼻音,如果想加兒化音,根據第三條規則,我們得到的結果是[t55],[i]又是一個[+front]的元音,你需要舌頭稍向中央挪,感受從[i]到[]的變化。再比如我們看“杯”:/pei55/。它有[-i],想加兒化音的話,根據第一條規則,得到的結果是[pe55]。我們想把[e]央化,那這個詞最後就直接變成瞭[p55]。是不是很神奇!那我們在看來一個毛字: /mɑo35/。這個字不符合我們上面三條規則的所有前提條件,所以兒化的時候直接在原韻的基礎上加兒化就可以瞭: [mɑo35]。知道瞭這麼多之後,想學京腔或者成都話的小兄弟小姐妹們可以操練起來啦!然而說瞭這麼多兒化音的規律,我們好像漏瞭一個重要的點——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兒化?聰明的小編發現,成都方言大部分都是疊詞的第二個字可以兒化,比如我們上文中提到的“串串兒”,還有蓋蓋兒,豆豆兒(豆得兒, [tu213 t55]在此一定要標一下音標,因為小編覺得這個詞念出來實在是太可愛瞭,希望大傢都來念念)。那北京話呢?這個時候,作為一個北京常駐居民,小編要說:不是所有詞都可以兒化!有些詞可兒化可不兒化!有些詞必須兒化!他們的規則就是.....從詞匯的角度來講,不得不說很難概括,全靠領悟從歷史的角度講,[]這個後綴與“兒子”的“兒”字密切相關,“兒”字也可以表示“smallness”。端木三老師叫[]這個音節後綴叫做‘diminutive suffix’, Jerry Norman叫它‘pejorative suffix’,翻譯過來就是表達“小”的後綴。也就是說,在一定程度上,兒化表示“小”這個抽象概念。比如你想寵溺地說小孩,小寶貝,就可以將後面的字兒化;而你看到一個東西,想表達不屑、鄙視,可以說小玩意兒。話雖如此,實際操作起來卻很難。端木三也提到兒化並不一定都會在原本詞義上添加“小”的含義,很多詞兒化其實是靠口語習慣,而不是一種語法上的習慣。如果大傢發現有什麼好玩的成都兒化詞或者北京兒化詞規律,可以評論區踴躍留言。小編身邊的南方朋友模仿北京口音時會嘗試各種加兒化音,最後的結果通常慘不忍睹。比如大傢可以給你身邊的北京朋友讀上這麼一句:“你今兒天兒吃兒飯兒瞭兒嗎兒?”或者“哈兒哈兒哈兒哈兒哈兒哈兒哈兒哈兒”。我相信他可能會忍不住打死你。總結來說,北京方言和成都方言的兒化音明顯差異,來自於語音層面的兒化規則的不同。相較於北京方言的兒化規則來說,成都方言的兒化規則較為簡單,卻別有風味。北京方言的兒化規則很復雜,但對於北京人來說也是張嘴就來無需多想。兒化作為說話的風格特征,並不會對日常交流、信息理解造成障礙。現在成都方言中也出現瞭很多看似違背我們提到的規則的發音,比如我身邊的成都朋友就會用北京兒化音的方式,來說“兔丁兒”,“米粒兒”。這種現象的出現,其實是受到瞭普通話的影響。如果普通話的影響越來越深,我們可以期待一下將來的成都兒化規則會何去何從。另外,“大猴卵”是“大傢好我是鹿晗”的意思。好瞭,現在你可以打你的北京朋友瞭。參考文獻:Duanmu, S. (2002). The Phonology of Standard Chines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本AV轮奸视频自拍_在线成人A片资源网站_无码AV视频--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串串兒?胡同兒?——成都兒化音vs.北京兒化音丨語言學午餐

文章地址:http://www.goLpegoLf.com/article/36.html
有关热门【串串兒?胡同兒?——成都兒化音vs.北京兒化音丨語言學午餐】的标签